黄金期货违法 非法黄金期货交易的司法认定

黄金期货违法_黄金期货违法

近年来,我国的黄金期货市场一直蓬勃发展,“黄金投机”也越来越受欢迎。十多年来,期货市场已经完成了西方国家数十年的历程。当前,我国的黄金期货市场已形成一定程度的规模,对我国的经济发展,特别是融资体制改革和资源优化配置,作出了较大的贡献。

但是,新制度的出现和出色的经济发展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某些法律规则的漏洞和空白。现在市场上有很多XXX金公司。实际操作确实是非法的黄金交易活动。在这些非法交易中,他们寻求巨额交易费,配制虚拟磁盘并欺骗消费者。这些黄金交易活动在投机者中通常被称为“黄金投机”。 “黄金投机”就像股票投机。观察市场,观察市场,下注和投掷,情绪的波动将随着黄金和动荡的兴衰而上升,有些人因此会因此而丧命。

基于上述情况,为了预防和化解金融风险,国家先后发布了若干监管文件,指出了方向,为处理非法黄金期货交易案件提供了依据。现在,笔者以“湖南财富管理案”为依据,结合上述文件的精神和司法实践中的常见问题,分析了非法黄金期货的特征和刑事司法的认定。

[案例]

2011年12月,湖南省发现一宗特大违法黄金期货经营案(以下简称“湖南微彩案”)。未经有关部门批准,一对在期货交易方面有丰富经验的“ 80后”夫妇未经许可建立了黄金交易平台。 ,采用期货交易方式,非法经营黄金期货业务,涉嫌违法经营罪。在短短8个月的时间里,湖南微彩已成功在省,市,县三级发展了700多家代理商。这些代理商通过电话销售和在线营销已经开发了将近40,000个客户,并且总共收到了客户。投资利润率超过23亿元,收取的交易佣金超过1亿元,单边交易额高达6000亿元。

这是非法经营的黄金期货案。通过这种情况,可以反映出黄金期货的以下特征:1.提供一个交易平台并公开建立在线黄金期货电子交易。犯罪主体具有较高的现代技术素质; [K1]与客户赌博,鼓励客户不断刷订单,他们会收取巨额手续费; 3所谓的目标数量特别大;4.宣传是与工行合作实施第三方监护,以使受害者放宽警惕;5.该案涉及人数众多,公开招募成员并招募和培训员工;6.建立保证金系统并使用高杠杆率(放大交易)。

[非法黄金期货的行政认可]

非法黄金期货行政鉴定机构:根据银发〔2011〕301号文件的规定,“涉嫌犯罪需要行政鉴定的,由中国人民银行及其所在地分行出具行政鉴定证明。根据有关规定鉴定鉴定意见,并移交给地方主管机关依法进行调查和处理。”从上述文件来看,确定黄金期货的主管部门是中国人民银行及其分支机构。 “中国”是指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分支机构是指省级以上分支机构,不包括地级市的中央分支机构,在司法实践中,有两种方式对黄金期货进行行政识别。是经济调查和案件处理部门将请求书转交给省经济调查小组,然后,省级经济调查小组将其转移到人民银行省级分行进行行政鉴定。经济调查和案件处理部门应当将请求书转发至公安部法律事务局,公安部经济调查局将其移交给人民银行总行进行行政验证。

识别非法黄金期货的主要依据和理由:识别黄金期货的主要依据是《期货管理条例》第6条。确定的原因是所涉单位的期货操作是否已获得期货当局的批准,以及所涉单位的操作模式是否具有黄金期货的特征。黄金期货的特点如下:采用集中交易方式,规范合约交易,在交易中使用保证金制度,每日无债务制度和双向交易,对冲交易等交易机制;保证金收取率不到合同的20%。

目前,唯一合法的黄金交易所是上海黄金交易所和上海期货交易所。

[非法黄金期货交易案刑事司法问题]

在司法实践中,仅提供交易平台的非法黄金期货交易案件应被定罪并处以非法经营罪。做出这一决定的主要原因如下:一、节,非法黄金期货交易在行政上是非法的;二、节,非法黄金期货交易面临着一个社会上没有明确规定的公众,并吸引了许多没有专业知识和风险承受能力的客户;三、非法黄金期货交易与国家监督分离,并在本已巨大的交易风险中产生人为风险。容易造成巨大的损失。

从实践的角度来看,对非法业务活动的定性处理对证据收集的要求最低。确定非法黄金期货交易构成非法经营罪只需要证明存在行政违法,社会危害以及与非法经营罪的表述相一致。非法黄金期货市场之所以被称为“地下”,是因为它未经相关批准就从事交易活动,这在行政上显然是非法的。但是,这种情况通常以涉及大量人员,涉及大量金钱和大量损失为特征。确定他们有社会伤害是合乎逻辑的。因此,司法实践部门很难将非法经营罪定罪。低,但也是信念的底线。正是由于这一特点,实质部门在处理类似案件时常常习惯于将非法经营行为定为犯罪。

一、量的确定

犯罪数量是衡量非法商业犯罪和合法权益侵权程度的重要依据之一。复杂多变的司法实践迫使司法部门承担了“司法量化”的任务。一般而言,非法经营额包括非法经营额和非法利润额。两者的数量越大,非法操作的规模就越大,市场秩序的破坏力就越大。在司法实践中,非法交易的数量通常被视为定罪的标准。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2001年4月18日发布的《经济犯罪起诉标准规定》:“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证券,期货或保险业务违法经营营业额超过三十万元,或者违法所得数额超过五万元的,予以起诉。”在本条中,非法经营额和非法收入均被视为已确认金额,“非法经营额”是指非法经营的证券和期货的价值,“非法收入额”是指获利的数额。从非法经营的证券和期货业务中获取,但是,无论是“非法经营额”还是“非法收入”,在证券和期货犯罪确认中都有一定的特殊性,在司法实践中经常遇到非法黄金期货公司没有保存完整的交易记录或销毁交易记录,在确定其“非法营业额”时,发现由于期货交易资金的可回收性,难以确定具体的营业额。换句话说,当交易金额有利可图或亏损较小时,可以将其重新投资于交易中。在确定违规经营量方面存在明显问题,即投入初始投资。该国的资金量被视为违规经营量,或者实际的期货交易量被视为违规经营量。关于如何确定“非法营业额”和“非法收入额”,作者认为,在资本回收的情况下,应由最初投资于期货交易的数额来确定。如果将实际投资在交易中的金额(即重复回收的金额)计为非法业务活动的金额,一方面,除非保留完整和详细的交易记录,否则很难确定;另一方面,对非法经营活动金额的反复计算是对该金额进行多次评估,这实际上增加了对犯罪嫌疑人的惩罚。从有利于犯罪嫌疑的角度出发,将投资于期货交易的金额视为“非法业务金额”更为合理。刑法对犯罪者的行为进行评估。一般来说,当行为完成后,犯罪就完成了,对行为的评估就在这里结束。

二、单位犯罪问题

在司法实践中,大多数非法黄金公司以公司形式在外部经营,并且在刑法中还涉及单位犯罪。单位犯罪是指为自己的单位谋取非法利益的公司,企业,公共机构,代理机构或组织。由集体研究或主要责任人员决定将刑法作为单位犯罪实施。

惩治单位犯罪:根据《刑法》第三十一条的规定,“单位犯罪,对单位处以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由犯罪现场处理。被判处刑法”。为了确定单位犯罪主体中的自然人,需要分析的两个方面是“直接负责人”和“直接负责人”。

直接负责识别主管

在司法实践中,要确定自然人是否为“直接负责人”,需要考虑两个标准:一个是自然人是否已经行使了主要经理的权限,另一个是自然人在单位犯罪中的地位地位和实际作用。例如,如果单位领导集体研究决定,然后安排指挥中级干部犯罪,则“直接负责人”是单位领导,中级干部是单位领导。是其他直接负责的人员。如果单位领导负责人集体研究,决定,指示或者指定单位的中层干部组织指挥犯罪行为,中层干部将成为“直接负责人”。而不是其他直接负责的人。

直接负责人的身份

直接对单位犯罪负责的其他人是指在单位犯罪过程中专门犯罪或帮助犯罪的单位成员。直接负责的人必须是单位的内部成员,以构成犯罪,并且所实施的行为与犯罪的结果有很大的因果关系。在犯罪中的作用是直接和不可或缺的。

在司法实践中,涉及黄金期货公司单位犯罪的人员的处理不应太大,而应仅限于“直接负责的负责人”和“直接负责的人”。根据黄金期货业务的特点和性质,建立头寸的必要性,参与程度,因果关系以及头寸的不可替代性,应综合确定人员是否直接负责。那些对公司运营中的核心职位不负责任的人不应被追究刑事责任。

三、与黄金期货刑事案件有关的民事问题

大多数投资者和黄金投机者通常被欺骗并被欺骗参与,但是也有一些投资者知道,投机公司是非法的,并且仍然参与投机,无论哪种情况,它都可以要求该单位给予赔偿。涉嫌非法黄金炒卖公司造成的损失案件?根据《禁止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机构经营活动办法》第十八条,“参加人应当承担参加非法金融业务活动造成的损失。”从上述规定来看,非法参与黄金投机活动的投资者不能提起刑事和附带民事诉讼。

随着当今经济的飞速发展和黄金市场的蓬勃发展,绝对有必要改善这一领域的立法。经济全球化趋势势不可挡。我建议立法者改进这方面的法律和法规,以符合国际标准。从国外引进成熟的黄金交易市场业务系统,对促进经济发展和繁荣黄金市场具有积极作用。同时,我们应该借鉴国外先进的立法经验,借鉴其他国家的强项,弥补自己的弱点,填补和改善我国黄金期货交易中的法律空白和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