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被沽空港股:安踏暴涨打脸GMT 南方能源暴跌90%

2019年正在抛售的香港股票:安踏飙升并触及格林尼治标准时间,南方能源暴跌90%

12月30日14:54的新浪香港股票

您确定不再关注此人

港股沽空

港股分时

香港股票分时付款

新浪香港股票新闻2019年12月30日新闻,2019年快要结束了,新浪香港股票推出了一个年终库存专栏,总结了2019年的香港股票。第三部分新浪香港股票库存今日启动-2019年十大香港股票公司卖空。

卖空是香港股票的正常生态。卖空后,通常会引起上市公司股价的巨大震荡,并相应地导致停牌,回购和反卖空。 “快速,准确,无情”的卖空特征使上市公司“谈论卖出”,因为卖空后,大多数上市公司的股票价格将迎来巨大的震荡,甚至遭受90倍以上的打击。清算和暴跌的百分比。

但是,自2015年以来,尤其是自2019年以来,香港股票的投资环境已逐渐改变,国内投资者的声音逐渐增强。自卖空以来,被国内资本疯狂收购的安踏,周黑牙和波司登迎来了一波大牛市行情。

本文对2019年香港十大卖空公司进行了梳理,再现了香港股票的不同市场生态,使投资者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卖空机构的卖空原则和应对方式上市公司的方法。投资学到了教训并带来了灵感。

中药受到格林尼治标准时间的袭击,财务严重问题的董事陷入了跳槽热潮

2019年2月22日,中国传统医药遭到卖空机构GMTResearch的攻击,声称其董事变更,过去的收购和过去几年的财务状况存在严重问题。该公司的股价当天小幅上涨0.38%。中国中医药于2月22日否认了这一指控,截至当天收盘,其跌幅1.89%。 3月6日,中国中医药再次举例回应,一一驳斥了相关指控,称其纯属虚构,文章中的许多数据都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自卖空以来,中药股价下跌了29.85%。

短售时间:2019年2月22日

卖空:格林尼治标准时间

卖空观点:

1、现任中国中医主任已换工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剩下了8位董事和一位首席财务官。

2、该公司的最初业务令人失望地在美国上市,随后被私有化。

3、该公司通过反向合并(购买空壳上市)绕开了监管机构,从而在香港上市。

4、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存在严重问题。由于营运资金不足,可能存在成本资本化和类似的欺诈特征。此外,从关联方进行的收购也会引起其他管理问题。

中药对策:

1、公司已根据联交所主板证券上市规则,在公告中及时,适当地向董事会披露了所有辞职和新任命。 2018年的董事会变动不涉及公司治理问题。

2、没有与收购或公司有关的公司治理问题。实际上,这些收购标志着公司建立业务发展和战略方向的重要里程碑。

3、格林尼治标准时间(GMT)无法正确理解集团的财务信息,并在其账目和账单分析中误解和引用了相关数据,因此其指控是对披露标准的恶意攻击。

艾默生第二次卖空周黑鸭,质疑其夸大的销售收入和欺诈行为

2019年3月1日,艾默生(Emerson)在周黑雅发布了第一份卖空报告,称周黑雅通过取消销售订单夸大了总店的销售额,夸大了客户订单的平均价格,从而伪造了收入和利润。 3月13日,艾默生发布了第二份卖空报告。艾默生表示,周黑雅在澄清公告中声称取消订单是正常的,并不意味着取消交易。它还声称已经获得了400多个周黑亚长沙分公司的收据,称取消交易是不寻常的。 ,问题涉及一组“不存在的客人”。周黑亚一个人回应了卖空的内容,称他将在适当或必要时利用法律或其他手段保护自己的权益。周黑鸭不受二级市场卖空的影响。从3月1日至3月13日,周黑雅的股价上涨了13.33%。自卖空以来,该股上涨了6 0.39%。

短售时间:2019年3月1日至3月13日

畅销书:艾默生

卖空观点:

1、中部地区的零售商店通过“凭空订购然后取消交易”的方法,使销售量增长了28%。

2、华中地区的交易量多报了38.7%。 57%商店的实际销售额不到ADSV(分支机构平均每日交易量)的一半。

3、华中地区每位客户的平均价格为6 1.4元,比全国官方的单价65.8元6.低8%。

4、基于对ADSV的调查和ASPO的估算值,周黑鸭在中国中部的1H18零售店的实际收入经计算为5.81亿元人民币,比该公司的报告低32.8% 。实际利润比预期低52.2%。该股票仅值2.4元,与当前3.6港元的水平相比,下降了33.5%。

周喜亚反击:

1、没有将取消的订单视为销售。 “该报告完全误解了销售单编号的工作方式。”

2、“虚假指控”是基于对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和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三个月中该组每天平均客户数量的高估的客户是“源自没有事实依据的投机以及不同时期之间的误导性比较”。

4、“此类错误指控”基于统计上无关紧要的样本数量,忽略了特定商店单价的每日波动以及不同商店之间单价的差异。

GMT攻击昌河,并指控其隐瞒了577亿港元的债务

2019年5月14日,格林威治标准时间在昌河发动“攻击”。 GMT表示,长和可能通过将其部分资产视为待售资产来隐瞒与待售资产有关的577亿港元债务。 5月14日,长和控股发表澄清声明,表示“强烈否认”。该公司表示,经审计的财务报表严格遵守适用的香港财务报告准则。截至当天收盘,长和控股下跌1.19%。自卖空以来,长和的股价下跌了9.04%。

短售时间:2019年5月14日

卖空:格林尼治标准时间

卖空观点:

1、与收购意大利电信公司Wind Tre有关的会计调整,以及2015年重组的残余影响使长和集团2018财年的利润增加了约132亿港元(38%)

2、 CKH Holdings使用这种激进的会计方法来获得便宜的信用和更高的市场评级。

昌河回答:

1、经审计的财务报表严格遵守适用的《香港财务报告准则》。导言中提到的与集团的报告利润有关的事项已按照适用的会计准则在集团的经审计财务报表中完全透明地披露。

2、短期报告提到与待售资产有关的债务未合并到帐户中。它们也完全符合适用会计准则的要求,并已与信用评级机构进行了讨论。

Muddy waters发射了5轮卖空的安踏股票,指控其FILA商店存在欺诈行为

去年6月,卖空机构GMT发布了一份卖空报告,称安踏体育的营业利润率过高,现金或预付账户存在大量异常情况,并且为了应付膨胀的收入,产生了大量的现金流量。收入比例太低,预付款帐户相对于库存的比例太高。今年,安踏体育被卖空机构卖空六次。在2019年5月30日,卖空机构杀手鲸(Killer Whale)质疑安踏体育公司的公司治理及其FILA品牌收入的不透明性。预计安踏体育的股价将下跌34%,并建议卖空。从7月7日至7月21日,Muddy Waters连续发布了五份关于安踏的卖空报告,声称安踏的财务数据是欺诈性的,秘密控制着27家分销商,并质疑安踏在北京和河北的Fila的所有权。安踏对相关的卖空行为一一回应。从5月30日到7月21日,安踏体育的股价上涨了22.04%。自卖空以来,该股上涨了42.25%。

卖空时间:2019年5月30日至7月21日

卖空机构:虎鲸,浑水

卖空观点:

1、虎鲸在卖空报告中指出,FILA品牌在中国的销售以及安踏自身的现金管理存在问题。安踏的收入比年度报告少40%,而FILA中国的存货要高得多。在FILA韩国和台湾。股价有34%的下跌空间。

2、浑水公司(Muddy Waters)在7月7日发布了第一份卖空报告,称尽管安踏拥有实际的业务运营,但其财务数据并不可靠。安踏与其分销商有着密切的关系,以便产生对公司有利的财务报告。安踏私下经营27家分销商,其中至少25家是一线分销商,这些零售总额约占安踏零售总额的70%。

3、 Muddy Water在7月9日发布了第二次卖空报告,称丁世忠及其同伙偷走了股东资产,并指控安踏体育在上市后不久进行了一系列交易,这使该机构确信安踏体育内部人士对此很感兴趣。欺骗外部投资者并以投资者为代价谋取个人利益。

4、浑水公司(Muddy Waters)在7月11日发布了第三份卖空报告,称投资者无法相信安塔菲拉(Antafila)商店的数量。

5、Muddy Waters于7月15日发布了其第四次卖空报告,主要是为了回应安踏对前三份报告的回应,声称安踏的利润是不真实的,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是在价格低廉,FILA商店的数量令人怀疑。说安踏的反应并不致命。

6、Muddy Water于7月21日发布了第五次卖空报告,称安踏看似最大的第三方供应商可能是由安踏体育秘密控制的交易对手。我将自己转移给供应商后,安踏体育将降低生产成本港股沽空,并且财务状况不可靠。

安踏体育反击:

1、坚决否认这些指控,而这25个发行人是独立的第三方。每个分销商都有自己的管理团队,做出独立的业务决策,并具有独立于本集团的财务和人力资源管理职能,并且没有相互控制的关系。

2、安踏对中国所有分销商采取统一的批发折扣政策,并根据行业对零售管理绩效的习惯评估向分销商提供返利。本集团与分销商之间无需分担管理费用。

3、浑水的报告包含有关FILA品牌零售业务在中国运营模式的几项指控。董事会强烈否认了该报告中的指控,并认为这些指控是不准确和误导的。最重要的是,股东应意识到相关指控是卖空者的观点,而卖空者的总体利益可能与股东的利益不一致,并且相关指控可能会故意破坏对公司的信心,并且它的管理并损害了公司的声誉。

Bonitas两次卖空波司登,称其虚增的8亿元股价暴利毫无价值

2019年6月24日,卖空机构Bonitas针对波司登发布了第一份卖空报告,声称波司登存在许多公开市场欺诈行为,包括夸大的收入和利润,未公开的关联方交易等。波司登暂时暂停营业该公司于6月24日11:16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交易。自停牌以来,其股价下跌了24.78%。 6月26日,博尼塔斯(Bonitas)针对波司登(Bosideng)发布了第二份卖空报告,再次指控波司登(Bosideng)谎称要收购女装项目,并表示不信任波司登(Bosideng)对虚拟净利润问题的回应。自卖空以来,波司登的股价上涨了2 6. 09%。

短卖时间:2019年6月24日至6月26日

卖空者:Bonitas

卖空观点:

1、波司登在报告的财务报表中计入了8.人民币7亿元的虚假利润。

2、进行了多次未公开内部人士的收购,人为地多支付了20亿元人民币。

3、以较低的价格向波司登董事长高德康出售了5600万元人民币(540万元人民币,相当于初始对价的10%)。

4、向拥有波司登65%以上流通股的内部人支付了可观的历史红利。

5、波司登错误地声称已从独立第三方收购了邦宝品牌,声称周美和当时已经是邦宝品牌的供应商,并以175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邦宝品牌。

6、指控波司登(Bosideng)虚假地声称周美和于1998年创立了杰西(Jesse)。

7、波司登在收购Jesse品牌后夸大了其实际收入贡献。

波司登反击:

1、卖空机构使用的是中国的信用报告(来自中国会计准则的数据),而公司使用的是国际会计准则,导致收入确认存在差异。

2、自2011年以来,波司登在非羽绒服装业务的扩张中建立了时尚女装品牌组合。

3、 2017年2月17日,波司登发布公告称,该物业的销售价格为5400万元,该价格由独立评估师事务所评估。

4、关于2016年7月对包括金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在内的各州的收购(如孔博士及其控制实体提交的利息披露表中所披露,该公司最终受博士后控制)。 (香港)宝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70%。孔博士在关键时刻不再是公司的关连人士,因为他自2014年5月15日起辞去公司执行董事的职务。

5、自上市以来,它几乎每年都按比例向股东分配现金股利,这表明该公司的财务状况良好,指控毫无根据。此外,鉴于对公司的整体发展,前景和增长潜力充满信心,公司将在适当的时候回购股票。

爱默生遭到袭击,声称他的庞氏骗局正面临退市

2019年7月29日,南方能源(Southern Energy)受卖空机构艾默生(Emerson)的一份报告攻击,该报告称该公司在2016年申请上市时曾篡改该公司的财务状况。据信该公司的收入一直在夸大了五倍,公司及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徐波也面临财务困难,财务欺诈已无法维持。他认为,“退市”是公司唯一的命运。南方能源在下午暂停交易,在暂停交易前下跌2.21%。 8月2日,该公司发布了一项澄清公告,指出艾默生的报告是故意误导性的,混杂着虚假和毫无根据的猜测,旨在操纵股价并损害上市公司的声誉。自卖空以来,南方能源暴跌9 1.16%,成为一分钱股票。

时间:2019年7月29日

畅销书:艾默生

卖空观点:

1、该公司在2016年申请上市时曾对其财务状况进行篡改。该公司董事长徐波通过出售股票和认捐资金来筹集资金维持庞氏骗局。

2、收入被夸大了五倍。在2013年至2018年之间,南方能源的实际收入仅占公布数字的20%。子公司夸大收入以弥补亏损,2018年的实际产量约为财务报告中披露的产量的1/3。

3、对主要客户的销售不真实,而实际销售给六个主要客户的总金额仅是索赔金额的16%。

4、煤炭价格异常高。

南方能源反击:

Southern Energy表示,卖空报告的作者可能在公司的股票或衍生品中拥有多头或空头头寸,因此当公司股价下跌时,可以实现巨额收益。艾默生的报告故意有误导性,加上虚假和不真实的说法。据推测,该报告旨在操纵股价并损害公司声誉。

虎鲸第二次卖空澳大利亚,指控其虚假收入和财务欺诈

2019年8月15日,卖空机构杀人鲸发布了有关澳大利亚的第一份简短报告,称澳大利亚存在经营收入夸大,误导中国消费者和隐藏成本等问题。该机构认为,Ausnutria的股价应为每股78港元5.。 Ausnutria因停牌而关闭,其股价因紧急停牌而暴跌2 0.11%。 8月15日下午,Ausnutria发出了明确的声明,指出董事会强烈否认了《虎鲸》报告中的指控,并认为这些指控是不准确且具有误导性的。它们可能有意破坏公司和管理层的信心,并损害公司的声誉。的行为。 8月19日,虎鲸再次宣布了其第二次卖空报告,指责澳大利亚未能在上次澄清公告中实质性地回应询问,并继续指责澳大利亚舞弊。自卖空以来,澳元下跌了12.81%。

短售时间:2019年8月15日至8月19日

卖空者:虎鲸

卖空观点:

1、财务欺诈,虚假地报告了52%的销售额,并低估了劳动力和员工成本。

2、虚假宣传山羊奶粉误导了中国消费者。

3、 Yunyangbang不是Ausnutria的子公司,而是由公司高管持有,并涉嫌转移利益。

3、高管可以通过未公开的关联交易来秘密谋取个人利益。

澳大利亚的回应:

1、公司财务报告中的所有相关进口数据都是真实的,并且可以得到海关总署的官方数据的支持。

2、配方山羊奶粉的过敏反应相对较低,并且山羊奶中αS1-酪蛋白的含量低于牛奶。乳糖只是碳水化合物和能量来源,而不是蛋白质。

3、虎鲸声称,公司人事费用少报的主要原因是公司的合并财务报表和荷兰子公司Ausnutria的合并财务报表,在临时人事费用,社会保障费用,差旅费用,膳食和其他津贴以及其他数据披露差异。

4、 Ausnutria和其他3个人组成了Ausnutria Nutrition Platform的管理部门,并任命王维华代表财产授予人持有Yunyangbang Hong Kong的全部股权。王伟华仅代表财产授予人行事。根据所有财产授予者的要求,王伟华于2019年7月3日将云阳bang香港的60%,30%和10%的股权转让给了原始所有者。

5、Ausnutria的所有三个分销商都不是会员。公司与分销商之间的业务关系受分销协议的约束。所有分销商的条款大致相同,并且近年来没有重大变化。

米奇金的狙击手是指所涉及的“七大罪恶”

2019年9月5日,资本研究公司J.Capital Research向百济神州发布了一份卖空报告,列出了百济神州的资本支出,过多的研发支出,虚假收入,无特权,可疑收购和无投资七个主要疑问包括价值和伪造的销售额,他们相信百济神州涉嫌伪造其销售额的近60%,并伪造超过1.54亿美元的收入。受此影响,截至周四美国股市收盘,该股下跌6. 78%。 9月6日下午,百济神州宣布了反击,称“针对百济神州不真实,没有根据和误导性指控的报告旨在对百济神州的股价产生负面影响,从而满足卖空者的私人利益。”截至收盘,百济神州下跌9.2%。自卖空以来,百济神州已获得1 6. 83%。

短售时间:2019年9月5日

卖空者:J.Capital Research(美旗津)

卖空观点:

1、过多的研发支出。

2、伪造的销售额,实际数字估计比百济神州的报告少57%。自从百济神州于2017年第四季度接手Celgene(CELG.US)药物在中国的销售以来,它已经创造了超过1.54亿美元的收入,夸大了133%。

3、百济神州描述自己是一家受到监管机构青睐的本地制药公司。实际上,与其他外国公司一样,百济神州仍然处于审批团队的最底层。

BeiGene回应:

卖空机构的报告旨在对百济神州的股价产生负面影响,从而满足卖空机构的私人利益。报告中的指控是公然的欺诈行为。自成立以来,百济神州的运营一直遵循合规,道德和诚信的标准。

上市后的10天内卖空,中国飞鹤股价飙升36%,创下格林尼治标准时间

卖空机构GMT于2019年11月21日发布报告,指责11月13日刚刚在香港股票交易所上市的中国飞鹤,收入增长强劲,盈利能力居全球之首,和大量现金。年内从未支付过任何股息。怀疑飞鹤的现金被困,伪造了一部分现金和绩效欺诈。截至当天收盘,该公司股价已下跌6. 55%。中国飞鹤于11月22日晚上发布了澄清通知,称该机构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而且陈述不实。公司股票在11月25日上午恢复交易。在恢复交易的当天,股价开盘0.高48%。截至当天收盘,它上涨了1 0.51%。自卖空以来,中国飞鹤的股价上涨了3 6. 16%。

短售时间:2019年11月21日

卖空:格林尼治标准时间

卖空观点:

[f12]中国飞鹤积累了约60亿元人民币的庞大现金余额(不包括抵押存款),约占收入的51%,但在过去5年中没有支付任何股息。 GMT怀疑公司的现金被困,并可能伪造一些现金。

2、中国飞鹤从美国股票市场退市并私有化后,成为高端奶粉的领导者,目前市场份额为25%,找不到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解释飞鹤的快速发展转变。

3、怀疑飞鹤实际上是在利用大部分IPO收益向IPO前的股东支付巨额股息,而剩余资金可能需要用于偿还海外债务。

中国飞河回答:

1、该公司的较高利润率主要是由于该公司在过去几年中专注于毛利率更高的高端婴儿奶粉产品,并且这些产品的收入比例持续增长。此外,公司继续推进精细化管理,加强成本控制。

2、税收记录显示,飞鹤公司在国内的主要子公司在2018年和2019年6月的纳税总额分别为20亿元人民币和14亿元人民币。他们是齐齐哈尔市的A类纳税人,在该市排名第一,税收记录可以反映该集团的整体业务规模和地位。

3、联合发起人对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公司财务信息进行了独立的尽职调查。该公司还获得了中国一家大型合作银行发行的证书。截至2019年9月30日,公司在六家银行的存款余额总计约802.30亿元人民币,表明现金状况良好。

4、 FCUS私有化后,为了集团的业务发展和资本管理,该公司几年来一直没有分配股息。为了回馈股东,飞鹤已于2019年10月14日宣布从过去保留溢利中派发30亿港元的特别股息予股东。这些特别股息已于上市前派发。这种操作在香港资本市场上并不罕见。股息政策还代表董事会对集团未来现金流量和现金状况的信心。

虎鲸狙击手意味着它完全不值得投资

2019年11月21日,卖空机构杀手鲸(Killer Whale)发表了一份报告,指出卡森国际(Carson International)董事长及其家人歪曲了出售企业的收入和利润,欺骗了投资者并洗劫了上市公司。该报告认为,卡森国际的股价仅值0.67港元,具有85%的下跌空间,完全不值得投资。 11月21日,卡森国际(Carson International)的股价暴跌90%; 11月22日,卡森国际(Carson International)发布了一项澄清公告,一一驳斥了有关虎鲸的五个主要问题。公告发布后,该公司股价强劲反弹,收涨478%。自卖空以来,卡森国际(Carson International)下跌了19.65%。

短售时间:2019年11月21日

卖空者:虎鲸

卖空观点:

1、主席的女儿卖掉了汽车和家具皮革制造部门,抢走了该公司最有价值的核心业务。

2、柬埔寨水上公园仅此而已,

3、柬埔寨经济开发区没有名称。

4、错误地报告了数亿美元的资本支出,而卡森国际(Carson International)在三亚的长期预付款已下海了。

卡森国际的回应:

1、公司披露的子公司的历史收入和利润已经过独立审计,并在所有主要方面均准确无误。此外,出售是通过转让子公司的股权完成的。出售完成后,子公司的任何债务都不会保留。

2、合资公司已达成一项协议,以收购柬埔寨约2 6. 5,700万平方米的土地,其中约2 6. 190,000平方米的土地所有权已获得,转移到合资公司。剩余土地的土地证也正在处理中,有望在不久的将来获得。

3、截至2018年12月31日,发电机的相关购买成本记录为物业,厂房和设备。关于MCC在柬埔寨Stunhau国际港口和经济特区的拟议投资,该公司不知道MCC的潜在投资将如何影响该公司的现有项目,因此无法回应MCC在这方面的潜在竞争利益。

总结:2019年香港股市是不平凡的一年。卖空,闪电崩盘以及对空壳股票的镇压,各种黑天鹅层出不穷,闪电崩盘和仓库清洗也没有中断。